<option id="qwwwe"></option><optgroup id="qwwwe"></optgroup>
<optgroup id="qwwwe"><div id="qwwwe"></div></optgroup><center id="qwwwe"></center>
<optgroup id="qwwwe"><div id="qwwwe"></div></optgroup>
<optgroup id="qwwwe"><small id="qwwwe"></small></optgroup>
<center id="qwwwe"><div id="qwwwe"></div></center>
<optgroup id="qwwwe"><div id="qwwwe"></div></optgroup>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我的娘子是暗探主角江语暮关山远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时间:2019-11-02 10:52:42编辑:素流年

小说主角是江语暮关山远的小说是《我的娘子是暗探》,是作者秦尤许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不用。”江语暮喘着气回答,真是太疼了,感觉那次受伤醒来时都没这么疼。她将细布的一端用牙咬住,然后将另一端搭在肩上,只用一只右手拿着细布在肩上缠绕起来。又很是费了一番工夫才将那细布打了结,江语暮停下来...

《我的娘子是暗探》 安全感 免费试读

“不用。”江语暮喘着气回答,真是太疼了,感觉那次受伤醒来时都没这么疼。她将细布的一端用牙咬住,然后将另一端搭在肩上,只用一只右手拿着细布在肩上缠绕起来。又很是费了一番工夫才将那细布打了结,江语暮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儿才又笨拙的穿上了干净衣服。

“我好了,你回去吧!”江语暮累得已是气喘吁吁。

“我可以看你一眼吗?”关山远的声音里似乎仍是不放心。

江语暮本想拒绝,却懒得再与他浪费口舌,于是没再说话只当默许。

关山远走进内室,一眼看见地上凌乱的扔着些衣物,上面斑斑的全是血迹,江语暮正在床头靠着似乎很疲惫,额上密密麻麻的竟全是汗珠。春寒料峭的季节,关山远自然不会觉得江语暮是因为太热,唯一的解释便是剧痛。

只是江语暮一直抗拒着他的关心,所以他甚至都没有上前查看一眼,只捡起地上的衣物轻声道:“这些交由我处理,你好好休息吧!”

看关山远已走到门口,江语暮突然轻轻“哎”了一声。

关山远回头,江语暮有些不自然的说道:“谢谢你!”

关山远没有搭话,甚至没有做任何表情,便转回头悄悄的出去了。

江语暮躺在床上却睡不着,伤口一直在痛,在这看不清四周的夜里,人好像会变得比白日里脆弱。她想起南容泽,想起和他一同在慈幼局的岁月。

小时候的江语暮从不会像其他孩子一样往姜大娘身边凑,因为她觉得姜大娘有那么多的孩子要照顾,自己没什么让姜大娘另眼相待的资本,索性就普普通通的站在远处看着。慈幼局的孩子太缺爱了,所以免不了在姜大娘面前“争宠”,江语暮表面上不争不抢并不是她不想要别人的关爱,而是她想要的更多。她心里明白她要的那些姜大娘给不了,所以索性一点也不要。

南容泽比江语暮长了两岁,是个有主意的男孩子,只有他注意到了表面上疏离暗地里却孤独等爱的江语暮。只要对她多一点点关心,她便会把对方当成知己一般珍视。

“哥,我是不是你最好的朋友?”江语暮总是想要多抓住一点安全感。

“那当然。”南容泽坚定的点头。

“是你最好的妹妹吧?跟其他的妹妹都不一样的对吧?”江语暮忍不住进一步求证。

南容泽总是笑的很温暖:“你是我心里的亲妹妹,自然跟她们不一样。”

可是,那个温暖的南容泽不见了,他此时不知道藏身于何处,只抛出个死讯让她伤心。上辈子的她很久都不能走出来,在无数个这样的夜里,她不敢去想有关南容泽的任何事,因为眼泪会不受控制。

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她再也不想第二次体会了。

第二日将西平桥最后的处理情况报给苏青的时候,听衙署里的人似乎在议论着什么。

“……反正一般也不会大晚上的出城……”

“总归是给某些人造成了不便。”

待到苏青点头放她离开,她才问了管收录的丁泰一句:“说什么出城的事?”

“哦,”丁泰看是江语暮,忙解释道,“也不知出了什么事,今日一早突然张榜说自今日起每日戌时关闭城门,次日卯时再打开。这不关城门的规矩刚推行了不久,突然又要关,大家难免有些人心惶惶,怕是要出什么乱子。”

江语暮也不知道关城门是否与昨夜的事有关系,只是语气平常的说道:“能有什么乱子,可能只是觉得不关城门不够安全罢了。”

江语暮看丁泰将几分公文样的纸张锁进一个刻着“密”字的匣子里,不由笑道:“咱们工部什么时候也有秘密了?”

丁泰听闻忙向江语暮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又朝苏青的书房指了指说道:“不让提。”

江语暮做了个无奈的表情便要回到自己桌前,丁泰却又说道:“昨晚没休息好吗?看你脸色有些差。”

江语暮闻言笑笑,走回去坐好:“昨晚一夜无梦,睡得很好,只是早上起得迟了没吃早饭。”

她心里知道自己必是因为失血的缘故,方才站着的时候甚至还有点晕,然而她那伤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坐了没一会儿,苏青却派人来要几个收录和记室把各个书房的书搬出来晾晒一番,江语暮想到肩上的伤有些迟疑,看大家纷纷走出去,也只得跟上。

江语暮不敢去够太高地方的书籍,只是搬了一摞书架中层的书向外走,正碰到已经来回搬了几趟的丁泰:“你一个女子力气小,不用搬这么多的。”说着丁泰将江语暮怀中的书拿走大半。

“况且你早上又没吃饭,不如就在院中将书铺陈开来,不用搬了!”说完便又转身小跑着出去了。

“哟!”看到这一幕的宋记室打趣道,“丁泰这小子都学会怜香惜玉了啊!”

江语暮正慢慢往外走,丁泰却在前方回过头来:“宋哥少拿我取笑!咱们这院儿只有江记室一名女子,理应多照顾些。”

宋记室却好像很有些不以为然,想说些什么,看了一眼江语暮却到底没有说。

待到江语暮在院中将书铺开,而宋记室和丁泰同在屋中时,宋记室对丁泰笑道:“你要看上人家了就找个媒人去提亲。”

丁泰站在梯子上,一面将高处的书拿下来递给宋记室一面说道:“人家只是咱们的同僚,难道男女之间就只有婚配可言?”说着耳朵却微微泛起红来。

宋记室颇有些不屑:“女人就应该在家相夫教子,出来谋生抛头露面的到底不是长久之计。”

丁泰从梯子上下来,将地上的书抱起一大摞:“我还是觉得见过世面的女人更好。”

宋记室撇撇嘴没说话,也从地上拿起几本书出去了。

将书晾晒了一个时辰又收起来,虽然同僚照顾没让江语暮太多劳动,可她还是觉得伤口有些不对劲。好像细布松开了,又觉得有些粘腻,不免疑心伤口再次渗出血来。江语暮忍不住用右手去摸了摸左肩,不知道是不是活动太多又牵扯到了。正一面想着要不要回家看看一面顺着游廊向外走,感觉到有人迎面而来时,定睛一看却是沈尊豪!

小说《我的娘子是暗探》 安全感 试读结束。

我的娘子是暗探

我的娘子是暗探

作者:秦尤许类型:重生状态:已完结

《我的娘子是暗探》我唯一看完了的一本书,总体非常棒,主线清晰,情节设定也很棒,人物江语暮关山远也较丰满。

小说详情
澳门新太阳集团城网址-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