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qwwwe"></option><optgroup id="qwwwe"></optgroup>
<optgroup id="qwwwe"><div id="qwwwe"></div></optgroup><center id="qwwwe"></center>
<optgroup id="qwwwe"><div id="qwwwe"></div></optgroup>
<optgroup id="qwwwe"><small id="qwwwe"></small></optgroup>
<center id="qwwwe"><div id="qwwwe"></div></center>
<optgroup id="qwwwe"><div id="qwwwe"></div></optgroup>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我的娘子是暗探》小说免费试读 《我的娘子是暗探》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19-11-02 10:55:41编辑:冷无情

独家完整版小说《我的娘子是暗探》是秦尤许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江语暮关山远,书中主要讲述了:关山远看江语暮一一记上并且好像没有继续提出问题的意思,于是接着说道:“动工前我去看过那座桥,这几年雨水勤,水位较以往上涨了许多,拱脚处已没从前那样牢固,我曾向冯主事提过,若要再禁得起几十年车马碾压,仅...

《我的娘子是暗探》 问询2 免费试读

关山远看江语暮一一记上并且好像没有继续提出问题的意思,于是接着说道:“动工前我去看过那座桥,这几年雨水勤,水位较以往上涨了许多,拱脚处已没从前那样牢固,我曾向冯主事提过,若要再禁得起几十年车马碾压,仅仅加固是不够的,最好是另挖地基重新建桥。”

“冯主事怎么说?”江语暮抬起头,照如今这旧桥坍塌的情形看来,冯主事必然没同意关山远的建议。

“冯主事说朝廷拨的银两不够,那桥也不过才用了二三十年的光景,加固修葺一下便可。”关山远回忆着说,虽然他和江语暮刚刚认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面馆的时候觉得她很熟悉,如今看着认真办公的她又觉得很陌生。

“你同冯主事提筑新桥的事,还有冯主事驳回的事,可有什么书信文书之类东西作证?”江语暮突然觉得这件事未必纯粹是意外,若要追究起来,还得查清是什么人的责任。

关山远摇摇头:“只是口头上提过。”

江语暮皱了皱眉:“接着说。”

关山远略一思索,接着说道:“和你在街上撞到那日是修桥的第一日。”

江语暮对他这种说日子的方法颇为不满,不由抬起眼角瞥了他一眼,关山远自嘲的笑了一下,说道:“是二月二十日,第一日去修桥。”不知道为什么,与她有关的日子记得格外清楚,只是江语暮显然并不想与他扯上关系。

“那今天是第四日。”江语暮边写边说。

“嗯,”关山远点头,“冯主事派了一名主攻桥梁方面的大人给制定的加固方案,先把拱脚处的淤泥软泥清理出来,再筑砖石加固,然后用胶泥回填。”

“可有文书?”

“有,上面还有都水清吏司的官印和那名桥梁大人的印鉴。”关山远突然发现这个他以为的“小姑娘”或许没那么简单,不管是那一日相撞时的一身泥土,还是昨晚在面馆以及回家路上的表现,再加上今日问话时无比清晰的思路,都让他不由得对她刮目相看。

“只是昨日后半晌,监工瞧了说进度太慢,要我们务必加快速度。”关山远接着说道,“我说那淤泥比我们预计的要深,怕是赶不上冯大人要求的进度。那监工说只留四人清淤,其他的人都去修整桥面及栏杆,所以今日才有那么多人上了桥。”

关山远想到桥塌的那一刻,心里还是自责不已,他本就不该只听监工而忘了那桥的实际承受能力,也万万没想到冯主事信心满满的说只要加固一下便可的桥会连十几个人的敲打也禁受不住。然后不等江语暮问,便有些无奈的主动说道:“关于加快进度一边清淤一边修整桥体的事,并没有文书。”

江语暮轻轻叹了一口气:“伤亡几何?”

“还不清楚,”关山远摇摇头,“还在打捞。”

外面的天空却突然响起一声惊雷,倒吓了江语暮一跳,不由向窗子的位置望去,窗子正关着,只是透进来的光确实暗了许多。

“这个季节……”江语暮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问关山远,“应该不会下太大的雨吧?”

关山远也望着窗子,却沉默了,从去年秋季这天气便不大正常,自从入了冬,一场接一场的雪几乎难见天日,开春后到现在一滴雨水未下,全仰仗着前一年冬天的雪积攒下的水过活。方才那声雷过后,远方似有千军万马似的又响起成片的滚雷声,风声也随即开始呼啸,让人心生惧意。

“你在这里签上你的名字吧!”江语暮将她写就的东西转向关山远,指着文末说道。

关山远回过神提笔便写下了三个字,江语暮见他写得行云流水不由去看那字体如何,却是劲挺奔放的一手行书,让人十分的赏心悦目。江语暮的目光不由的又回到关山远的脸上,暗想道,都说字如其人,果不其然。原以为他是个粗人,却原来深藏不露。

“没什么事我想先回河边了。”关山远听着窗外越来越紧的风声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好,”江语暮点头,看他转身便要出门,忙又接着问道,“如果有还有事要去哪里找你?”

“沿丙昌路向南,过了卯盛街路口,东边第一条巷子,很容易就找到了。”关山远一面说着一面就匆匆的出去了。

江语暮低头看了看自己记的事发经过,偶有几处涂改略显凌乱,更衬得“关山远”那三个字出类拔萃了。

盯着那三个字若有所思了一会儿,江语暮坐了下来将自己写的又誊了一份,只是略去了口述人签字的部分,然后将带有“关山远”三个字的那份折叠好放在袖袋里了。

苏青回来便找江语暮要记录,江语暮呈了上去,果不其然被划去了冯主事不同意建造新桥和监工要求赶工的部分,然后吩咐道:“修改一下再写一份,然后找那工头画个押。”

江语暮领命走出苏青的书房,只见大滴大滴的雨水开始从青色的天空中落了下来,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冯主事是苏青姑丈家的表哥,他会这样处理江语暮丝毫不感到意外,虽然不利于冯主事的部分只不过是空口无凭,可苏大人办事向来是信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被他删去那些简直是江语暮意料之中。

江语暮改好案卷,雨已是越下越大,她站在廊下看着院里的积水,有点拿不准去哪里找关山远。

“苏大人!”有人一面喊一面跑进院中,“护城河发水了!救援的官兵险些被冲走,现在已经全部撤离了!”

苏青从书房冲出来:“上午出事的人可都打捞上来了?”

“没有,”报信的人已冲到廊下,“有的人被塌桥直接埋在水里,本就十分难以打捞,如今发了水,就算水性娴熟的人也会自顾不暇,哪里还能继续打捞?”

苏青望天长叹:“老天爷!你这是……”

小说《我的娘子是暗探》 问询2 试读结束。

我的娘子是暗探

我的娘子是暗探

作者:秦尤许类型:重生状态:已完结

《我的娘子是暗探》我唯一看完了的一本书,总体非常棒,主线清晰,情节设定也很棒,人物江语暮关山远也较丰满。

小说详情
澳门新太阳集团城网址-欢迎您